站内检索
观点

  传统企业都有成熟的商业模式、丰富的经营资源和稳定的经营惯性。这既是传统企业的优势,但有时也会成为他们的劣势,会让一些企业停滞不前,甚至有被淘汰出局的风险。作为数码摄影技术的最早发明者,柯达胶卷的倒闭就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正是因为忌惮高利润的胶卷业务被数码影像技术所冲击,柯达对自己发明的这项极具市场空间的革命性新技术选择了“雪藏”,最终导致百年基业的分崩离析。许多传统企业之所以对技术进步选择“无视”,往往并非真的没有看到看懂,而是出于某种自身原因无奈地点击了“取消键”;屡次的“取消”容易导致他们患上“习得性无助症”或“创新麻痹症”,对技术进步和创新活动变得麻木不仁,在不知不觉中落伍掉队,断送前程。由此,我们不难理解,在传统企业创新发展、转型升级的过程中一定需要“外援”的参与,用外力来帮助他们解决那些依靠其自身无力解决的难题,清理创新发展道路上遇到的障碍。

  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科技对经济社会的贡献已经超过了其他生产力因素,技术含量的高低已经成为市场经济竞争的重要因素,因此,加快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已成为区域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提升自身竞争力的关键。而科技服务作为连接科技和经济的纽带已经越来越被重视,在美国等发达国家,科技服务业已经成为主导产业和新的经济增长点。

  半导体产业——信息产业的明珠半导体产业具备技术密集和资本密集特性,是信息产业的根基。根据世界半导体贸易协会(WSTS)统计,2016年全球半导体市场规模达3389亿美元。2017年全球半导体市场规模有望超4200亿美元。从2015年全球半导体行业市占份额来看,欧美日韩分别占9%、50%、11%、17%,而中国大陆仅占4%。以硅片为例,硅片是半导体最核心、成本占比最高的材料,由于对纯度要求超高,因此行业壁垒极高、呈现高度垄断格局。目前以日本信越半导体、胜高科技,台湾地区的环球晶圆,德国siltronic,韩国SK siltron为代表的五家公司掌握90%以上的市场份额。

  由远古至14、15世纪,人类的创新处于缓慢的发展阶段,甚至停滞不前,这是S的底段;随后的几个世纪陡然上升,这是S的中段,大致相当于“资本主义初级阶段”;20世纪下半叶至今,就“效率”而言再次进入相对缓慢的发展阶段,这是S的顶段——“当代资本主义”。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财富的快速积累,我国乃至全球的消费市场正在经历着一场历史性的深刻变革,中低端产品的供给日趋过剩,而高端产品日渐成为用户的首选。消费市场的升级已然成为不可逆转的社会大势,并且倒逼着供给侧的制造业做出适应性的调整。这股强大的变革力量沿着每一条产业链不断地向上游传导,最终将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经济社会的每个角落,致使任何传统企业都不能在其中幸免。在这场市场改革大浪淘沙般的过程中,传统的竞争要素日渐式微,所以广大传统企业需要借助科技创新的力量集聚新动能。但是,能够随心所欲地驾驭这种新动能的企业却并不多。重审过去,大多数传统企业的创新之路并不平坦;放眼现在和未来,传统企业的创新之路应该怎么走?

  悠悠千载时光飞逝,止不住流淌的时间长河。再度翻开2016年的日历,虽然它在历史上仅仅是很平凡的一年,但是在人类科技史上,尤其在人工智能的发展史上已经成为了转折点。人工智能在经过了几十年的沉寂之后,再次取得了惊人的突破。继1996年IBM的深蓝在国际象棋中战胜世界冠军和2011年IBM的Watson在智力问答比赛Jeopardy中取得冠军两大事件后,2016年由谷歌DeepMind公司研制的AlphaGO围棋程序,竟然以4:1的比分战胜韩国世界冠军李世石,此事致使全世界一片恐慌。民众所恐慌的原因是,人类之前一直把围棋看做人工智能所难以突破的领域,因为在围棋的对弈过程中,人类能通过对全局形势的整体分析再定夺下一步的进行,而这对于计算机程序来说,具备审时度势的全局观却是极难的事情,但当前这种人类所为之自豪的特有的学习能力也被计算机所突破了。虽然在此之前出现过国际象棋比赛中人类败北于人工智能的事件,可终究其原因在于国际象棋是更针对于计算能力方面的博弈,人脑的计算能力是比不过计算机的计算能力的,所以它被计算机程序突破也在情理之中,也并没有引起社会上很大的波澜。而AlphaGO的胜利掀起了社会上新的一轮人工智能热。

  我国国立科研机构面临科技成果转化的难题。《科技日报》曾撰文,认为科研院所作为政府的一部分,其科技成果转化反映的是这样一种现象:大量研发成果在生产中不能使用,为在生产中使用这些成果,还要进行一系列后续开发,而有的经过后续开发也不能使用。科技成果转化效率长期不高的原因在于研发与生产相分离,先研发、后转化、再应用推广的体制机制。此种创新流程导致大量研发成果在技术特性上不适合转化,无法跨越科技创新的“死亡之谷”(valley of death)。“死亡之谷”形象地描述了科技创新过程中的基础研究成果与实际应用之间的鸿沟。

  美国报告重点结合人工智能的应用及管理提出四点要求:一是美国政府应该对人工智能加大政策扶持和资金投入力度;二是人工智能对劳动力市场和宏观经济产生影响;三是人工智能需建立全球合作和安全保障;四是需完善人工智能的伦理以及相关法律法规。英国报告主要侧重于人工智能对未来宏观趋势和影响的分析,一是人工智能有助于提升生产力;二是人工智能对劳动力市场产生影响;三是应管理和降低人工智能可能带来的风险。

  量子计算机是基于量子力学中的叠加原理和量子纠缠等性质进行数据计算的计算机,在密码学、科学模拟、大数据处理等领域具有传统计算机无法比拟的优势。当前,量子计算机的研究正处于从实验室阶段向工程技术阶段迈进的关键时期,世界各国的研究机构和IT巨头都不断加大在该领域的布局,并取得一系列重大成果。虽然科学界普遍认为量子计算机距离成熟和大规模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大都保持相对乐观的态度。量子计算机作为颠覆性技术,对未来科技、产业乃至政治格局都会产生重大影响。我国在该领域仍处于追赶者的地位,应持续追踪其研究进展和技术走向,抢占下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先机。

  目前分享经济更多的是集中在大众消费和服务领域,而在技术条件、市场需求、资本等多种因素的驱动下,分享经济领域持续拓展,正在从消费资料迈向生产资料,从消费环节进入生产环节。2016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其中生产能力分享的交易额约为3380亿元,比上年增长69%。

首页投稿广告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版权:《高科技与产业化》编辑部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41800号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北四环西路33号 邮编:100080

联系电话:(010)82626611-6618 传真:(010)82627674 联系邮箱:hitech@mail.las.ac.cn